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newolf135的博客

小民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照汗青

 
 
 

日志

 
 

转帖:一桩历史公案  

2016-03-22 19:1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实] 先有“民主宪政”还是先有“自由经济”?


先有“政治自由”还是先有“经济自由”?“民主派”和“自由派”一直争执不下。
其实,只要看看“民主宪政”的发源地欧洲的历史,就会找到终极答案的:
  
中世纪晚期的13世纪,位于地中海东部沿岸的“利凡特市场”,充斥着来自东方的丝绸、香料等奢侈品厚利贸易,刺激着阿马尔菲、威尼斯、热那亚和比萨等意大利航海城市加入竞争。不久,普罗旺斯和西班牙的港口城市,诸如马赛、蒙彼利埃、纳尔榜和巴塞罗那等也加入了这场竞争。甚至伦巴第的那些内陆城镇也由于这类贸易而兴旺致富,人口日增。由于这类自由贸易的数量和品种增长迅速,故而大量上行至波河流域,因而伦巴第平原诸城充当了翻越阿尔卑斯山诸隘口向中欧、北欧分销商品的中介人。所有伦巴第城市都从这项贸易中获利,米兰、帕维亚则由于它们地处通往阿尔卑斯山各隘口的战略要地而获利最大。
阿尔卑斯山以北,来自伦巴第平原的贸易货流日益增长,沿莱茵河顺流而下,并通过其支流美因河、摩泽尔河、鲁尔河和利珀河分布到整个中欧。同时,利凡特商品从威尼斯输入南德,在此,又经多瑙河及其支流将它们分散出去。这类商品经过罗纳河—索恩河—默兹河路线供给整个法国东部和中部。沿上述路线的临河城市,如多瑙河流域的雷根斯堡、奥格斯堡、纽伦堡;莱茵河流域的巴塞尔、施特拉斯堡、美因兹、科布伦茨;法国的里昂、巴黎、特鲁瓦和香槟集市全部繁荣昌盛起来了。
  
佛兰德是莱茵河、默兹河两航路的交汇处,亦是这两条航路同北海、波罗的海商路的联结处,故到13世纪末,被称为“北欧的伦巴第”。这里,布鲁日、根特、伊普雷、列日和卡塞尔诸城人口众多,殷实富庶,堪与南欧诸城相匹敌。再向东,在下德意志,位于易北河入海口的汉堡、威悉河口的不来梅、波罗的海角地的律贝克以及位于德国内陆的不伦瑞克和哈雷都是佛莱芒集团势均力敌的对手。
除了对源于东方的商品进行广泛的自由贸易,中世纪晚期的欧洲也开发本地自然资源,鼓励发展其省区和地方的商业,甚至鼓励进行一国与他国之间产品的自由交换。
  
城市是欧洲手工业产品的制造者和中介者。意大利的布雷西亚、德国的纽伦堡、比利时的列日等由于邻近铁矿,其制铁业便出类拔萃;拉昂、伊普雷、康布雷、瓦朗西安等城市专长亚麻织造,水平极高;南欧的佛罗伦萨和北欧的根特是两个最大的毛织品中心;而佛罗伦萨在呢绒印染工艺方面居全欧之首。依据经营商品或制造手工业品的品种而组成的商人和手工业者的行会,在生产和分配两方面的调节中起了很大作用。
  
这种累积发展的结果是在工商业规模日益扩大的情况下,产生出一种新的财产形式。13世纪的欧洲,由于在经济上变得越来越商业化和工业化,所以进入了变革的阵痛之中。农业虽然仍是最普遍而且产量最多的部门,但已经失去往昔那种几乎囊括一切的特征。由于新型财富的竞争和成千上万农业居民向城市的迁移,农村土地价值大为下降。在工商业等自由经济活跃之处,教会和贵族等特权阶级受到了沉重打击。
  
这种种深刻的经济变革还导致了社会变革。农奴制衰落了,并且在1300年以前,欧洲某些地区的农奴制就已经泯灭不见了。给予农奴人身自由权是实质性的进步,这并非由于新的人道主义,而是由于自由劳动力比农奴劳动力更有利于经济发展,是经济的发展改变了传统的特权牟利手段。
  
工商业的兴起,又促进了城市生活的产生,新的城市生活又使中世纪晚期的社会产生了人类社会上最为先进的阶级——竞争为本的资产阶级,被奴役的农民也变成自由人和市民。
  
手工业的发展,又以其较高的工资待遇和更自由的人身关系吸引农业劳动者离开农田前往城市作坊,成为职业工人。特权贵族和教会僧侣虽仍保持了以前的社会名望,但却逐渐丧失了他们一度占有的由特权带来的经济优势,其中许多人成为“有地产的穷人”。
  
所以历史学家大多认为,12、13 世纪的经济变革,远比以后任何一场革命都更为重要,甚至比文艺复兴或宗教改革运动更为重要,因为它比这两场运动更深刻地改变了欧洲的社会结构和政治环境。
政治和行政制度也由于自由经济和城市化进程而发生了变化。众多的自治城市给欧洲带来一种新型的、前所未有的政治单位,这种单位与诸如公爵领、侯爵领、伯爵领以及其他采邑那种陈旧而为人熟知的封建“主干”毫无共同之处。 除了这一重要历史事实之外,各地特权政府还被迫改变了其旧有的行政管理形式,使自己适应新环境。不久,新兴市民阶级作为补充僧侣和贵族等级的第三等级跻身于封建“等级代表会议”中。在英格兰,市民出席了1265 年的国会和1295年的所谓“模范国会”;在法国,第三等级出席1302年首次“三级会议”;在卡斯蒂利亚议会中,我们也看到有“城市公社代表”;1356 年,在德意志帝国议会中,市民地位得到承认。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资产阶级进入英国的最高法院和税务法庭、进入法国的巴黎法务院和财政部等行政、司法机构。甚至可以看到市民担任了除财政、司法大臣以外的顾问官和国家各部大臣,即我们可称之为内阁阁员的职务。
  
中世纪晚期,随着自然经济的衰败和建立于工商业基础之上的自由经济的发展,要求各国政府修改其税收和财政章法,以适应事物的新秩序。新的财富的出现需要设立新的税收种类和新的征税机构。到1300年,货币经济已大体上取代了以前的自然经济,这是因为工商业需要使用货币来经营,而与此同时,农业则长时间依靠以物易物的交换来维持。封建制度在这方面的衰落,影响着行政、立法、司法、军事等每一个政府分支机构。新兴的资产阶级从下面公开提出政治要求和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口号,特权阶级遭受到严重削弱。
  
综合上述,“自由经济”对于人类社会、文化、思想、法制、政治的变革发挥了如此重要的源头作用:  
——从经济上看,“自由经济”成了工商业努力摆脱庄园和农场束缚,建立商业自由贸易中心(城市)的胜利;
——从政治上看,“自由经济”成了特权阶层和特权制度的掘墓人;
——从社会上看,“自由经济”导致社会下层的人们取得了经济自由权,为进一步争取人身自由、政治自由、建立地方自治团体奠定了强大基石。
  
从13世纪开始,直到14、15 世纪历史中的每一方面,甚至艺术、文学和哲学都反映了“自由经济”带来的深刻变化。这种深刻变化,又带来了整个中世纪社会的消失。
史实是最有力的:先有经济自由,再有政治自由!

来源: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